也谈谈996.ICU

996工作制在 996.ICU 建立后迅速成为了一个热点话题,到目前为止大概有两个星期了,风声也逐渐的小了起来。很多人最开始设想的,让996得到更多的人关注,从而让有关部门注意并进行管理的想法也逐渐熄灭了,但仍然不甘心的贡献着自己的“主意”。现在可以确定996ICU活动初步的失败了,虽然博得了不少关注,但是仍然没有联合成一股有效力量,官方也并没有表露出要进行管制的态度,仅表示996违法,员工有权抗议。

996.ICU失败的原因

抗议者的角度

这场抗议活动是由程序员组织的,并且在程序员这个群体中广为流传,它从始到终虽然并未明确说明,但它总是被局限在IT行业和程序员这个群体。有人说程序员群体缺乏政治意识,而我看恰恰相反。在中国休假时间普遍短的国情下,有太多太多的人干着高强度工作却拿着低工资的人,但是程序员却首先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要求争取法律规定的工作时间的权利;相对而言不得不说是政治思想的进步。

实际上就中国总体的情况而言,程序员的待遇远远算不上可怜。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8年度的数据,全年收入中位数是24336元,换个说法就是,当你一年的收入超过两万四时,你的收入就已经超过了全国50%的人!所以有理由断定,程序员群体是由中产阶级组成的。不要对此过于惊讶,中国的穷人还是非常多的。

程序员的待遇在中国算是中产阶级,在收入和待遇上都难以被划分为下层,难以激起社会的广泛同情心和共鸣。斗争联合的范围也总是局限于IT行业,并未团结所有工作在996工作制度下的人,力量及其薄弱,且抗议形式大多表现为网上吐槽,996开源协议目前没有显示出它的效果。

就目前而言,程序员群体表现出了小资主义,即只管自己不管别人,使得本身联合的利益共同体就极少;群体性格也相对“乖巧”,对抗议的行为一直表现出克制。

被抗议者的角度

由于资本家本身数量较少,且心智的平均水准高于抗议者群体;在IT行业的垄断现象频发,赢者通吃规则比其他行业更为赤裸。显而易见资本家更容易联合起来,且拥有更多的政治资源,和官员形成共同利益。

更何况,目前中国国情下,员工缺少与企业对抗的手段,他们内心也深知这一点,所以肆无忌惮。目前为止几大巨头对此表态均是标准的鸡汤文,可以看的出来反制手段完全不走心,甚至都懒得理会。

“也谈谈996.ICU”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