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2016.1.29

“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这论语中的一句话,我本不相信人能有人做到这个,可是最近把最后一句话给贯彻了一下。

我习惯性的喜欢分析原因时分为内因和外因再加上在时间中的变化,但是现在发现这样分类似乎也不够清晰。内因是自己,外因是环境。那么自己是什么,是这幅身体,还是我的意识,我的意识又是什么,是脑细胞之间的物质交换,还是一股微弱的电流呢?如果这个分不清楚,那么外因也就模糊了。我的身体对我来说也能算是环境,那么它也是外因了吗?既然如此,我的意识难道不也是环境赋予的吗?

在某些问题中需要明确的划分。那些因为身体本身所造成的结果,身体算是内因还是外因。例如,为什么会出现出轨现象?在接触了一些此类案例后,我开始认为外因似乎占了很大一部分因素,那些容易情感出轨的人,除了基因中的不忠诚以外,更重要的是他们有“能力”出轨。这种能力体现在很多方面,比如长得好看,有钱有势,这些条件能够减少当事人出轨难度,而且男人似乎本身就喜好新鲜感,有个实验内容就是给男人看不同的女人照片时,大脑的活跃程度更高。在加上如果本身感情又不好,又没责任感,那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这个事件如果这个分析是正确的,那么如何归因才好。

自己一直所厌恶的xx的玩弄权术,置民生于不顾,那种极度的阴暗自私。他们到底为什么会是这样。和之前的原理一样,权利之所以能够引发腐败,就是因为拥有了权利,就减少了自己腐败的难度;人本身就是自私的动物,只追求自己感受。在权利的宝座上是就不会事事自己动手的,也更不会亲眼看到别人的不幸;当别人的不幸对自己来说变成了纸上的一句话,甚至只是一串数字时就更是如此了。

如果把自己带入那种环境下,自己还能变成原来想的那样吗?以上这些事件的起因,都是对快感的追逐,像是玩游戏上瘾,尝到甜头后就难以收手。我很不情愿想像自己是否会变得不忠诚,抑或是成为一个杀人犯之类的,这种带入让我感到了窒息一样的压抑感,而且把自己描述成那样的人形成了一种强烈的自我否定,并且会对个人形象产生很大的影响。但是随之一想又释然了,如果不能正视人类本身的那种“原罪”,不愿意去带入自己思考,又怎么能想出如果去看待这件事情以及自己需要怎么做?不知道孔子那时候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的思想中太过偏于生物还原论和绝对论,忽略了人意志的作用,甚至连划分世界时自我都处于一种真空地带,所以需要更多的补充人文主义流派的思想,更多的去想自己能够做什么而不是做不好什么!凌乱想法至此,结束这愚蠢的念头!愿我此生都不要再想到这压抑的问题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