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本华的“生命意志”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个体的灭亡是个必然真理,然而却很少有人能有意识的注意到这个,但若他真的总能注意到这个,那么他的状态和一个即将被执行死刑的人就没什么两样了。人都是怕死的,但人害怕死亡并不是害怕痛苦,因为死亡是没有痛苦的,如同夜中的深眠,只有活着才有痛苦,人所怕的痛苦那都是死亡之前的事情。生命作为意志的客体化而表现在现象中,而意志本身就是不附带认识的冲动。蜘蛛第一次织网时,它并不认识这张网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这张网可以用来捕捉昆虫,然而生命意志的冲动督促着它去织网,这种行为显然发生在认识前。

意志为何物,作为一种抽象的概念是可以用来对比柏拉图的理念来认识的,不过这里我也有自己的认识。我们来想象一个东西,没质量、形状,又没有任何规则和约束,那么它会是怎么表现呢?

我们根本无法想象那是什么,那么让人之所以长成人的是什么?让人这样表现而不那样表现的是什么?让人爱好着这个而不是那个的是什么?把某一物置于一种情景下,控制他这样表现而不那样表现的就是意志,没有这种先天的属性的事物是难以想象的。

大多数略有了解叔本华的人,都会给他扣上个悲观主义者的帽子,这里先不说他是不是,而是展开说明他观点中容易被认定为悲观主义者的那些内容。叔本华认为幸福是消极的,而痛苦是肯定的、积极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人的意志永远不会满足,人永远不会对以拥有的东西感到满足,就这方面而言,富人和一般人(不必为生存担忧)在幸福状态上是一致的。对于不必为生存担忧的人来说,人与人之间幸福的差异已经不在于拥有多少,而在于对自己生命意志的认识。

除了认识本身,一个健康的体魄对于自己的幸福是如此的重要,任何处于饥饿、寒冷、生病、疼痛状态下的人,都不可能去进行更高级的思考。任何能引起人感觉的东西都按程度的剥夺人更高级的认识和思考,甚至是感觉敏感的程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