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决定论的反自然学说

按照历史决定论的看法,在自然科学中,概括及其成功的可能性在于普遍的齐自然(uniformity of nature),观察到的(不如说是认定)在类似的条件下会重复发生。历史决定论认为,社会中没有可以作为长期性概括的根据那种的齐一性,我们没有注意到那些平凡的规律性(eg,人是群居动物),所以这个原理在社会学中是必然无效的。

人们只能注意到变化的事物,那些不变的事物被人直观的忽略了。忽略这种限制并试图概括社会齐一性的方法,无形中假定这些规律是永恒的。滥用持久性假设助长了一种不可避免性的普遍感觉,从而使人安静的接受不可避免的不幸。历史决定论者认为社会的齐一和自然的齐一是迥然不同的,社会的齐一是随着不同时期变化的,而人则是这变化的驱动力量。所以人类能够使事情变得更好些或更糟糕,积极的改革不宜但无效。

世界作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其内部的一切都是密不可分的。研究社会规律的最大难题就在于自然与人类并不是完全隔离的,人作为自然的一份子有其固有本性,人本性的活动会影响自然,自然作为人活动的环境又会反过来作用于人类本身,人从这些自然的反馈中不断的改变着自己去适应自然。

历史决定论的倾向吸引着感觉应该有所作为的人,尤其是感到应该干预人类事务并拒绝承认现有事态不可避免的那些人。趋向于有所作为并反对任何暗自满足的倾向,可以称之为“能动主义”。一个著名的“能动主义者”的见解:“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

自然科学运用实验的方法,如人工控制、人工隔离,以此来保证再现类似的条件及因此而产生的某种变化。然而这种方法对社会学是无用的,因为当类似条件仅发生在某个时期内时,任何实验的结果只有非常有限的意义。并且人工隔离正好排除了社会学中极其重要的因素。社会实验不能在一个与外部世界隔离的实验室中进行,相反这种实验改变了社会的条件,所以这种实验绝不可能在完全相似的条件下重复。

在物理学的世界里不可能发明出全新的东西,一切新的东西都可以看作是旧的固有元素的重新组合。而历史决定论者则认为,社会的新是完全相反的,是一种内在的新、真正的新。因为在社会生活中,同样的就因素在新的排列中绝非真正是同样的旧因素,在社会生活中,一切都不可能真正重复,而必然出现真正的新事物。

BY:历史决定论的贫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