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意义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这是个问题,对很多人来说似乎都想过,对这个问题短暂的一略过,或是深刻的思考。从语义的角度来看看这一句话,“意义”是什么?意义这个词表明人生有个终极的目的吗?或是说假定世上一切事物都具有先天性的内在意义,那么我又怎么才能知道这种内在意义是否存在呢?换个更简单却更唬人的问题,为什么事物会存在而不是不存在?这个问题能否算得上一个问题?如果是问题那么人类有能力去解答吗?应该如何去解答。

一个问题否能称得上是一个问题,维特根斯坦对此非常敏感,他在哲学研究提到,一个问题可能在语法上是一个问题,但是实际上却不是一个问题。比如一个人说我有点疼,或是我有个帽子,与帽子不同的地方在于疼痛是更私人的感觉。但这种语法的相似性却误导人让人以为我们能像拥有帽子那样拥有痛疼。解开这种文字游戏带来的思维混淆是非常重要的,但因为语言有一定程度的规整性,各种不同类型的话显得极为统一。

语言构建出一系列名词,而名词却表明着一种实体。这就使得语言中的名词具有具体化效应,这种形而上学的幻想根植于语言结构中。那么回到这个问题:“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们会不会潜意识中把自己和另外一个问题叠加到了一起。问题的本质非常重要,甚至比回答更重要;愚蠢的问题通常只能招致愚蠢的答案。

若是不再纠结意义一词的定义,我们追问这个问题时,就已经提前设想好了人生有个既定目的,对于意义一词更加详尽的理解,曾经写过一篇博文《意义是什么》可以一阅。也就是说,这假设每人生来就有个不得不接受的任务。目前的通常做法是,由政府颁布一种人生的意义,写在教科书中从小灌输给孩子,以为只有这样的孩子长大后才不会失去人生的意义,不会空虚的度过一生。我觉得这是非常愚蠢的。

在深入讨论人生的意义这种重大话题之前,我们不妨谈点简单的,比如人的自由意志与宿命论。说到宿命论就不得不提到自然科学研究的方法论—-因果律。因果律简单可以总结为任何事情发生都会有一个发生的原因,而不是不发生的原因,客体的上一秒的状态是下一秒状态的原因。

我们从来都不怀疑风能吹跑云彩,根据我们的经验云会被风吹跑,我们的经验源自于我们总能观察到有风的事情云彩会被吹跑,于是当我们观察到有风时,我们会认定云彩会被风吹跑。这一切都很合理,放在植物上和动物的观察上我们都不会怀疑因果律的准确性。

那么人呢?人思想行为是否符合因果律?也就是说人的上一秒的状态决定下一秒的状态,若是如此那么人就不可能有自由,一切的一切都在宇宙诞生时注定了,此为宿命论。如果不是如此,那么人的思想行为的变化又是和什么有关,这样似乎就有点混乱了。

再从微观的角度看看人的自由,人要吃饭是因为人自己决定的吗?显然不是,假如一个坠落的铅球拥有意识,那么它也会觉得自己下落是因为自己的意志。那么人是自由的吗?如果不是那么如何才能自由?问题变得很有趣了,但似乎不能找出一个唯一的答案。

过度解读这个问题我觉得是不会有结果的,因为人生近乎于无意义,没有什么是人本来就应该做的。我们所要追求的东西需要自己在生活中去体验,答案会自然而然地浮现,那个让我们为之生死的东西。

“人生的意义”的4个回复

    1. 哈哈,这个结尾是不是让人很无语,也让我挺无语的,人的理性和感性并不能保持同一,发生冲突是经常的事情~

  1. 多想看到答案,可是文中却没有答案,突然间想到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说的一句话:好好活着,做有意义的。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个笼统的回答

    1. 朋友啊,纠结这种问题的答案也只是在偶尔迷茫时才会有,我明白你的心情,我曾和你一样渴望答案。可是哲学并不会给你答案,只是一种思考方式。如果你想要一个答案,那么你需要的是信仰,多读书多学习外,做你喜欢的事情吧。毕竟对大多数人来说,只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算世界上真的有个答案但是做法却让你难受了,那你也不会长期坚持做这件事情。

      意义这个词就已经够笼统了,想那么多也没用,我只想要图个开心,然后清醒的活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