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是否能够依赖科技

看到一位知名博主的博文,题目为“人不应成为技术的奴隶”,这个话题有点意思,而媒体也时不时的诈尸一下提到人类对科技的依赖所带来的不良后果,在某个新技术出现的时候尤其如此。

这个话题有点哲学意味,不过提到这个,也不得不钻点牛角尖。依赖这个词用的有点问题,其义为贬义,容易造成不当的理解。百科的解释为“依靠别人或事物而不能自立或自给。俗称成瘾。”依赖这个词简单的解释就是通过某一固定途径以达到目的,和使用这个词的区别只是程度问题;使用一次叫使用,一直使用就叫依赖。这就有点意思了,科技的诞生不就为了去使用吗?

而且,当某个事物对我们来说是能够依赖的时候,那么就说明它在大部分时候都是可靠的,大部分时间都是有效的。也就能够说明,这种行为方式是提升了人的效率的了,至于偶然出现的不能工作以导致人类不能独立完成某事的情况就属于黑天鹅事件了。关于我们应该如何看待黑天鹅事件,则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学校在禁止使用计算器经常会有这么个理由,总使用计算器会导致计算能力变弱。这就是值得思考的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让自己的计算能力变弱,去依赖计算器呢?这样说看起来很蠢,换个说法也许会更好。在经济学中可以理解为专业化细分工,我们可以把计算这一方面独立出来交给更有效率的机器来完成,我们不需要自己是全能的,因为我们自己计算不但需要花费时间学习,而且不可避免的容易出错。把这一职能分离给机器能够有效提升效率。

不过经济学中已经给出了解释,为什么目前目前某个工作不能再分得更细,这样的想法同样可以运用到这个地方。比如,面包师的不需要自己种小麦,而是直接买面粉就好了,各种材料都是依赖其他人的生产,而自己具体负责面包制作过程,但是细分是可以永无止境的,比如再找个专业帮洗手的,专业系鞋带的,专业揉面团的,全方位减少这个面包师的工作量。但是为什么目前没有细分到那种地步呢,是因为其中存在各种效率问题。

由以上例子,可以想到,对科技的运用,实际上也是一种“专业化分工”,它部分的分离出人的工作去交给机器,这是能够提升整体工作效率的。但是分工不会无止境的细分下去,直接制约原因就是分工会提升部分效率,同时也会造成某方面的低效率,细分化程度是依靠二者利弊权衡相考虑的。比如,我使用计算器提升了我的计算效率,但是拿出计算器以及按键过程是额外的负效率。

所以我的结论是,依赖科技无罪,因权衡具体效益决定。不过效率的计算本身就比较复杂,并且还会根据熟练程度而变化,所以到底用不用科技:你开心就好~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