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贩子是否应该被判死刑

在最近,拐卖孩子成了一个热门话题,QQ空间、微信中传播着各种支持拐卖犯死刑的人。接着知乎中还有许多科普网站中又出现了人反对这个观点,尤其知乎中许多人对于那些支持拐卖犯判死刑的人语气似乎还透露着鄙视,一种“你没我有文化”的感觉扑面而来,在这两种观点的碰撞下,我产生了些许思考。

先说说双方的理由:

  • 支持者:支持人贩子判死刑,理由大概就是他们想象中的“如果判了死刑,就没有人偷孩子了”。
  • 反对者:反对人贩子判死刑。理由为,那些人贩子在偷了孩子后会想“反正偷孩子和杀死孩子都是死刑,那么在极端条件下完全可以杀死孩子”,如此看来,对孩子的伤害还更大。

列出反对者的几个观点:

  1. 由于死刑算是最严重的惩罚,所以事已至此,再多拐卖几个人口,再进行强奸一些其他的犯罪活动的几率就会增加。
    我的观点:人贩子靠贩卖孩子为生,此为他的经济来源,不管怎么判,他都会偷孩子,再多拐卖根本不成立。至于强奸,一般情况下,拐卖妇女儿童的罪刑量已经明显大于强奸罪了。更大的罪都已经犯了,再强奸本来就是小事了。而且被拐卖的成年女性大多数都被组织卖淫或者到其他娱乐场所,目前的境遇都已经那么糟糕了,还能坏到哪去呢?
  2. 人贩子会想,骗小孩太麻烦了,不如直接杀掉他的父母,反正都死刑了。
    我的观点:细细一想,犯罪分子在实施犯罪活动的时候行为确实可能会更加极端,但是这样的做法似乎是低智商犯罪。犯罪分子的目的永远都是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润。欧盟以及美国部分州废除了死刑,不见得杀人犯数量就会增加,而我也认为,人贩子判定死刑也不见得他会杀掉他的父母。杀人才是费力的做法,为了不露出马脚,事前事后需要做的功夫要远远大于绑架。所以欺骗和绑架才是人贩子的首选。

如果使用批判性思维进行辨析的话,应该狠狠的鄙视这两类人,他们的思维都极其狭隘,考虑方面之浅,令人发指。大多数人的理由都只有一条,而且还是处于某种假设之下。如果细细想来,其中的情况会复杂得多。那么顺着我的思路推理一下(这里的推理处于所有人都是绝对理性的情况下【即只为自己的利益】,如果没有这个条件,推理将无法进行下去):

假设一、人贩子被判死刑

 

首先先思考,如果中国宪法中规定,人贩子一律死刑结果会怎么样?首先人贩子的数量真的会减少,不过相对应买孩子的价格就会更高,价格的提高也就使得一部分些人不会选择去买孩子;但是正如邓宁格的一句名言“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只要有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20%,就会活泼起来;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价格的提高也会使得一部分人贩子铤而走险,继续从事这个高风险,高利润的行业。推理到这里,会有一个结果:孩子的拐卖事件减少,有一部分人贩子继续从事犯罪活动。

在这里会处于一个分岔口,人贩子一切顺利和遇到警察两种情况。

犯罪活动顺利:如果一切顺利,人贩子就不会虐待拐卖的孩子,为了减少过程中孩子的死亡率,损失利益,孩子的生活待遇有可能提高。

犯罪活动不顺利:如果不顺利,遇到警察了,人贩的第一要素就是保命逃跑。这时候可能性的变得更加复杂了。

孩子带在身边:这里分为三种情况:

  • 高智商罪犯,可以全身而退。
  • 跑不掉了,拿孩子当人质。
  • 有把握逃跑,不能顺利带走所有的孩子。反正杀人和拐卖都是死刑,所以这里就有可能出现杀孩子的情况,以威胁警告警察。但是杀死一个孩子就相当于自己损失了那么多的利益,所以杀的数量人贩子会自己在利益和安全性之前找到自己的平衡点。
  • 孩子没有带在身边:人贩子该咋地,就咋的。对孩子的影响不大。不多做评论。

假设二、法律依旧

来说说中国目前的现状,2010~2012年中国营救了5.4万被拐卖的儿童,中国每年被拐卖孩子数量据估计可达七万;在内陆地区,花不到5000美元(约合3.1185万元人民币)就能买到一名男婴,然后在比较富裕的沿海省份,他们会以三倍的价格把儿童倒卖出去。还会有婴儿因为被装到手提袋中而窒息死掉,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最大努力了吗?

小结:

经过这么简单的推理可以发现,对家庭意义来讲,如果判定人贩子一律死刑,可以减少自己孩子被偷的风险,也能一定程度减少孩子由于人贩子提供的恶略环境出现伤亡,但是增加了自己猴子被偷后遭受杀死的风险。但是风险几率到底是多少,还是需要实践才知道。无论如何选择,都不会是一无是处,只是价值观的偏向,自己到底需要哪一种结果。

如果选择保持目前的法律,自己的孩子被拐,期间被杀死几率很小,但是这样就能减轻父母的伤痛了吗?如果之后又找到了孩子,孩子也多半不会认他的亲生父母了(试想一下,现在出现一对夫妇说他们才是你的亲生父母,你的父母了承认了你是收养的),这样子的结果对父母、对孩子是一个好结果吗?

这样的推理只为了带来更多的思路,不要被一种想法所诱导,答案是需要长时间的实践的。这使得许多父母做出选择,是希望减少自己的孩子被偷的风险呢还是希望自己的孩子活着就好。这情况就类似于数学题中打多少折的问题:打折会增加多少顾客,又会减少多少利润,能够通过公式带入计算找到一个平衡点——最佳利润。而法律也需要不断的改革、变化,去统计之后的变化、结果以得出完美的答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