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沉迷游戏谁之过

看到一篇知乎日报文章《男孩深夜玩「吃鸡」后坠楼身亡,这真的怪游戏吗?》,有些感想。这篇文章有一个新闻背景《13岁男孩坠亡前沉迷“吃鸡” 家人拟起诉游戏公司》,通过这个故事为背景提到了一些其他孩子因为沉迷游戏而产生的悲剧,家长愤怒起诉游戏,这一切的过错都归到游戏身上。文章用另一个视角说到孩子沉迷游戏不能只怪游戏,把原因归到家庭教育的缺失身上。

这种文章要是阴谋论的想一点,可以理解为是游戏公司对游戏危害的洗白,这十几年网络发展的非常迅速,电子游戏产业更是首当其冲,过去常常提到网络沉迷之类的,然而近几年这种声音弱了很多,网络、游戏这种东西已经被较为普遍的认可,至少相比十年前认可程度高了许多。

之所以对网络、游戏这些东西更加认可了,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危害减少了,而是因为用的人多了,这就成了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人们总是对普遍的东西视而不见的。还记得过去游戏中如果有个女玩家会被当作稀有动物来看,而现在女玩家也越来越多了,并且有数据统计说女生比男生玩游戏付费的意愿更高。

游戏的普遍程度和低龄化程度就无需赘述,已经是一个普遍现象。那么最终的命题来了:游戏成瘾到底怪谁?

实际上这个问题可以轻松拓展到其他方面,成瘾到底怪谁?因为成瘾的东西很多,比如常见的尼古丁、酒精,还有人们所厌恶的毒品可卡因。原因归谁可以简单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自身基因一个是外界因素,外界因素可以继续细分为两个方面,直接成瘾物和其他。

自身基因、成瘾物、其他外界因素这三个因素可以逐个分析。基因对成瘾的影响已经是有共识的,早就有相关研究发现家族史中,饮酒史人数较多被试的犒赏中枢——杏仁核体积明显小于家族史中饮酒人数较少的被试,提示遗传因素会影响犒赏中枢从而诱发酒精成瘾。

成瘾物就不用说了,你强制不给他接触,那么他就绝对不会因为这个成瘾。

还有个其他外界因素是很有趣的,《疯狂成瘾者 》一书中 Marc Lewis 讲述了几个有关小白鼠的实验,当给小白鼠宽松舒适的环境,干净丰富的饮水和充足的食物,还有配偶,那么放入一个混有成瘾性毒品的水小白鼠也不会去喝。如果小白鼠居住环境脏乱差小,食物稀缺,没有配偶,那么放入混有成瘾性毒品的水,小白鼠会很快的对此成瘾一直喝。

其实从生活中也可以看出来,那些吸烟者总是在心情烦躁有压力的时候会更多的吸烟,游戏对于一些人来说也是泄压的工具。这也给毒品的防治提供了个有趣的思路。

上面已经说了,一个成瘾的行为并不是独立的,而是一系列情况综合的后果。而就目前的研究来看,直接禁掉成瘾物比其他方面进行控制可以更直接有效的管控成瘾行为。当然不可否认家庭对于孩子成瘾的作用;但是要往大了说,一个群体普遍的存在压力和焦虑,不能像实验中对照组生活优越的小白鼠那样过上完美的生活是不是还要怪政府呢?

无论如何,我们可以从其他方面入手去拯救那些沉迷网络的孩子,但是其他成瘾因素的事实存在并不是能够减轻游戏本身致瘾的重要性。而且就目前来看,直接管控游戏比对父母和孩子进行更多教育和沟通来减少成瘾行为的可行性高得多。至少我目前还无法想象不对毒品进行管控而只对人们进行教育毒品的危害能多大程度上减轻人们吸毒的现象,也无法想象不管控游戏而仅从家庭方面入手能多大程度上减轻孩子游戏成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