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存在后真相(post-truth)现象?

后真相(post-truth)被收录为牛津词典2016年度词汇,根据牛津词典的说法,后真相这个概念已经存在了十几年了,但受英国公投脱欧成功和特朗普赢得选举的影响,在今年的使用率突增2000%,和一个专有名词相关联——后政治真相(post-truth politics)。

后真相依照词典解释的意思为:

an adjective defined as ‘relating to or denoting circumstances in which objective facts are less influential in shaping public opinion than appeals to emotion and personal belief.’

与事实胜于雄辩相反,后真相的象征含义是尖锐的情绪煽动比客观事实更有影响力。单论后真相这一事情本身来说并不新鲜,但在这个以科学和理性为核心价值观的时代,就显得非常反常了,于是这个词成功的抓住了人们的注意力。

说句实在话,对于那些被后真相所影响的人来说,他们也绝不会认为自己是一个因情感化而忽略现实的人,甚至他们会认为反对者才是被后真相所蒙蔽的,自己才是那个掌握真相的人。谣言充斥着各个国家各个朝代,而谣言就是一类典型的“后真相”实例。

近期的罗一笑事件把它归类为后真相事件则有些抬举他,但这确实是一个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真实事件。罗尔的女儿罗一笑患白血病,罗尔在网上发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表达了对女儿的关爱,同时诉苦一天医疗费用就要三万,获得了不少人的关注同时纷纷捐款给他,当然也吸引了许多慈善组织表示愿意捐助他,受慈善组织捐助则有义务公开自身经济情况和病情进展以及每笔钱的花费。

但是被罗尔拒绝了反而转包给营销公司炒作,营销公司发文每得到一次转发就捐款给罗尔1元。加上网友的捐助总额以达到两百多万,后面披露罗尔不但有三套房和一辆车,罗一笑的三个月医疗费用8万,医保报销7万而自费1万。

这个事情的影响再一次被扩大了,引起了大量的争议,而我也是在这个时间了解到了这件事情,甚至还上了央视的新闻联播,罗一笑的父亲罗尔哭泣着说:“没有人担心我的女儿生病情况,他们都只在意我是不是骗子”。这句话让我忍俊不禁,他再次的渲染情感而躲避为什么谎报医疗费用问题,谎报医疗费用这个问题从来没有得到正面回答。

他是不是骗子是值得关注的,因为中国需要救助的人非常众多,罗尔靠着出色的文采赢得了捐助,而中国其他更需要救助的人却得不到帮助。如果捐款人在事前得知被捐款人的经济条件和实际医疗费用支出,那么这篇文章很有可能根本火不起来,也得不到那么多人的捐助,因为很多的捐款人经济条件并没有罗尔的经济条件好。

当然这整个过程都是在事后败露,如果没有人披露这些信息,我们又何从得知这是否是真的,如何去评估罗尔的需要帮助的程度?事后诸葛亮是完全没用的,所以事前评估就非常重要。中国的很多人已经开始拒绝向乞讨者提供捐助,这和老太太倒地没人扶一样,都是信任危机,那些因为怕受到欺骗而放弃捐助的人是没错的,错的是骗子太多了,而“骗子问题”则需要政府出面去解决。

说到这里就已经有些偏题了,现在来好好说说美国和英国的情况,这种综合的、群体性的心理,可以一定程度上转化为个体心理从而去帮助理解。一个国家的人为什么都总体趋向于不理性,一个人为什么趋向于不理性的原理都是相通的。可能性只有两种,要么是本身的身体健康恶化影响的,要么是外界环境让他焦虑。对于这些昔日历史书中的西方列强,这些年不断的金融危机导致的经济动荡,亚洲经济的蓬勃发展,这些因素都使他们原先的地位遭受挑战,开始怀疑当前的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的优越性,尤其中国的崛起让他们感觉是个威胁,这就是民粹主义兴起的根本,从而导致了容易情绪化,也就产生了后真相。

实际上相比起真相而言,我认为大多数时候和大多数人都是容易被情绪影响的,人并不是理性动物,只是有的时候会相对理性一点,有些时候会相对感性一点。许多媒体所说的后真相时代,是一种过度解读。

“为什么存在后真相(post-truth)现象?”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