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会让人类失业吗?

机器人是否会让人失业,这是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会!当然会!需要担心吗?不需要。现代通信技术让许多邮递员失业了,网商的发展同样让一些人成为了无业游民,最近比较出名的滴滴打车同样触动了传统出租车行业者的敏感神经,纷纷抗议。

为什么这些技术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大范围的讨论机器人抢夺工作的问题,可能是机器人这个名字所造成的,大多数人对机器人的印象,就是电影中的机器人了,那种机器人几乎都是全能的,什么工作都能胜任。而现实生活中的机器人概念并不是这样(关于机器人的定义和分类还没有统一的说法),机器人可以完全没有人的样子,大多机器人也只能胜任一项工作。比如扫地机器人、做饭机器人、或是从事各种生产活动的其他机器人。

机器人的发展会直接冲击传统从业者,短时间内会造成一定的影响,但长期来看,这会成为全人类的福利。我把机器人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

机器人的发展刚刚起步,技术并不成熟,机器人的研究仍处于实验阶段,还未开放投入到市场中。此时的机器人作为生产要素而言来替代人工劳动力,其成本高于人或等于人类劳动力。最后一句可能有些人并不理解,他们想当然的认为使用机器人就一定比人类劳动力更加廉价快速,答案是否定的。

现代有很多十分炫酷且实用但未投入实际使用的技术,就是因为它的成本太高了,不能让大家都用得起,所以在市场中没有竞争力。比如kindle的屏幕是黑白的,但是彩色的e-link屏幕技术早就存在了,只是其价格并不能被大家所接受。再举个更简单的例子,农业的机械化生产不是什么新东西,但是中国有多少耕地是使用机械化生产方式的,还是很少。

因为仍是发展中国家,劳动力丰富而廉价,而资金却不富裕,机械化生产这种资本密集型的生产方式目前并不广泛适用于中国。是的,机器人也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之前就有了一些优秀的机器人,但始终未投入使用,主要就是因为成本没有降下来。生产成本会随着技术的改进而不断下降,比如现代的电脑、手机价格就一直下降,性能不断提升,连带着屏幕、处理器以及一些元件技术的不断改进。

我们目前就处于机器人发展的第一阶段,此时机器人对人类从业者几乎没有影响,只是这些相关新闻不断的触动着他们,我们距离第二阶段还有一段路要走。不过很容易预见,那些人力成本很高的发达国家会更加的亲睐机器人的运用。

第二阶段

随着技术的不断改进,机器人作为生产要素相比人类而言,已经具有了价格优势和生产优势,少量的投入了实际的使用。此时机器人的研究已经得到了初步的良好反馈,鼓励了机器人行业的就发展并逐步吸引着大量的关注和资金,发展速度呈指数级上升,对所波及的传统从业者产生了激烈的影响,直接使他们失业。

此时迫切的需要政府在其中进行积极的作用,一方面规范这一新兴行业,另一方面引导失业者重新就业,以及发放最低救助金,防止大批量失业者冲击社会,造成社会动荡,这些被波及的传统从业者不断受到挤压,从技术最差的从业者开始会逐渐的失业,他们的利益直接受损,而机器人行业从业者和其生产要素相关行业会得到一波福利,从中大量获利。

第三阶段

机器人行业的发展速度越来越快而到最大值,开始放缓发展。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是机器人发展的黄金时间。这个阶段机器人已经使用的很普遍,其所能涉及行业均被影响,失业率此时达到顶点。

由于机器人生产更加廉价,生产力会得到提升,更少的工厂就能生产同样多的产品,而失业造成的普遍购买力下降,此时若没有央行干预,物价会普遍下跌,进入了通货紧缩时期。但通货紧缩的可能性并不大,央行一定会干预大量印钞,又能稳定经济又能让政府和国企直接得利,何乐而不为呢?

在这个过程中,一个国家的产业结构开始转型,由制造业更多的转型为服务业。从其他国家的经验来看,制造业向服务业转型是一个大趋势,就像之前的农业转型为制造业一样,而机器人的蓬勃发展无疑加速了这个过程。

此时的传统企业,大企业一般会有能力适应机器人带来的挑战,去改变自己的生产方式。而小企业一般没有能力去采用机器人生产的方式,规模经济对成本的降低才是机器人生产的核心优势,此时会有很多企业倒闭或者被兼并。这部分人的利益是实实在在受损的,他们被迫减少利润甚至失业,直到重新投入到一个新的行业。

然而另一方面,机器人的发展会直接或间接的对一些企业有利。比如机器人生产时所需的生产要素,这些原材料的需求会上升,原材料厂能够得到更多的订单和利润,这是直接影响。机器人生产出更加低廉的产品,降低了一些产品的价格,而以这些产品作为生产要素的企业,由于降低了生产成本,也能从中得利。利和弊会在企业之间的关系网中不断传递,越是直接影响的,其获利和损失就越严重,越是间接影响的,其获利和损失就越轻微。

从整个工人的角度来说,他们的利益在开始会受损,不过随之就会因此收益。雇主是不会主动去涨工资的,所以这是一个艰难的奋斗过程。他们的处境就像是现在的农民工,他们从种地到进城打工,是为了赚更多的钱,他们的生活水平并没有因此而下降。

在强有力的科技巨变的驱动下,利益的分配问题成了重中之重,政府如何去保护引导产业的平稳转型是一个难题,如果做不好,将会进一步加深当前中国贫富分化的矛盾,贫富分化不仅影响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更重要的是造成的社会动荡,人们的生活满意度下降,从而引起对当前政权的不满,开始怀疑政府权利的合法性。

中国目前的比基尼系数已经达到了0.462,按照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等组织规定,0.4-0.59表示指数等级高,而0.4通常为警戒线。如何进一步深化改革是一个很急迫的问题,但当前中国缺乏改革动力,口号响,却没有什么作为。

总结

技术的发展过程中充满了种种问题,虽然对未来不确定,但我却抱有乐观态度。主要依据就是大卫·李嘉图的比较优势理论,合作对双方都有利,即使一个国家任何能力都强于另一个国家。这个理论非常精彩,也违反直觉,经常用于自由贸易支持者作为理论依据。这个理论我认为套在一个国家之内也是合适的,两个人合作比不和作强,只是一个国家之中往往不存在非自由贸易,所以很少被人想起。一个国家之中的人之间相互合作,一方得利后总能让别人也得点利,即使这个利益非常少,即使这个过程加重了贫富分化。人们最大的不满也不是自己的不够多,而是别人的比我多。

2016.12.14:目前的看法乐观程度比之前稍弱一点,但仍然相对比较乐观。把机器人对工人的影响可以和以往城市化进程对农民的影响进行更加深层的对比,若如日本、韩国那样促进农村和城市同步发展一样,使制造业和服务业平稳的转换,尽力使机器人对生产方式改革对工人阶级产生的剧烈变革更加平稳可控,政府政策在其中起到的作用比原先想的更加重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